漫步人生路

在你身边路虽远未疲倦 伴你漫行一段 接一段

越过高峰 另一峰却又见 目标推远 让理想永运在前面

路纵崎岖亦不怕受磨练 愿一生中苦痛快乐也体验

愉快悲哀在身边转又转 风中赏雪雾里赏花快乐回旋

毋庸计较 快欣赏身边美丽每一天

还愿确信美景良辰 在脚边

愿将欢笑声盖掩苦痛那一面

悲也好 喜也好 每天找到新发现

让疾风吹呀吹 尽管给我俩考验

小雨点 放心洒 早就决心向着前

爱情就像蓝蓝天上,一片留白有你陪我想象

白马突然不再抽象,青蛙终于遇见灰姑娘

就算路还漫长,我却有一种预感,我相信这灵感

生活就像茫茫海上,一只小船勇敢乘风破浪

而你就像不远前方,默默张开双手的港湾

就算路还漫长,我却有一种预感,我相信这灵感

我把你画成花,未开的一朵花,再把思念一点一滴画成雨落下

每当我不在,请记得我的爱,就在同一天空之下遥远地灌溉

等待秋去春来,等待下一次花开,在咫尺的未来

爱情就像遥遥路上一束明亮却温柔的月光

快乐原来如此简单,你在身旁就是我的天堂

倾城

热情就算 熄灭了 分手这一晚 也重要

甜言蜜语 谎话嬉笑 都给我一点 不要缺少

话题尽了 也不紧要 吻我至凄冷的深宵

繁华都市 灯光普照 然而共你 已再没破晓

红眼睛 幽幽的看着这孤城 如同苦笑 挤出的高兴

全城为我 花光狠劲 浮华盛世 作分手布景

传说中 痴心的眼泪会倾城 霓虹熄了 世界渐冷清

烟花会谢 笙歌会停 显得这故事尾声 更动听

红眼睛 幽幽的看着这孤城 如同苦笑 挤出的高兴

琼楼玉宇 倒了阵形 来营造这 绝世的风景

传说中 痴心的眼泪会倾城 霓虹熄了 世界渐冷清

烟花会谢 笙歌会停 显得这故事尾声 更动听

成都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声声慢

青砖伴瓦漆,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

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长发引涟漪,白布展石矶

河童撑杆摆长舟渡古稀

梦里水乡

春天的黄昏,请你陪我到梦中的水乡。让挥动的手在薄雾中飘荡。

不要惊醒杨柳岸,那些缠绵的往事;化作一缕轻烟,已消失在远方。

暖暖的午后,闪过一片片粉红的衣裳。谁也载不走那扇古老的窗。

玲珑少年在岸上,守候一生的时光:为何没能做个,你盼望的新娘?

淡淡相思都写在脸上,沉沉离别背在肩上。泪水流过脸庞,所有的话, 现在还是没有讲。

看那青山荡漾在水上,看那晚霞吻着夕阳。我用一生的爱,去寻找那一个家,今夜你在何方。

转回头迎着你的笑颜,心事全都被你发现。梦里遥远的幸福,它就在我的身旁。

祝你一路顺风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

却打不开我深深的沉默

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后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

当拥挤的月台挤痛送别的人们

却挤不掉我深深的离愁

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却不肯说出口

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却不敢说出口

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

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

面带着微微笑,用力的挥挥手

祝你一路顺风

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

我只能深深的祝福你

深深的祝福你,最亲爱的朋友

暧昧

眉目里似哭不似哭

还祈求甚么说不出

陪著你轻呼著烟圈

到唇边讲不出满足

你的温柔怎可以捕捉

越来越近却从不接触

茶没有喝光早变酸

从来未热恋已失恋

陪著你天天在兜圈

那缠绕怎么可算短

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

未留住你却仍然温暖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爱或情借来填一晚

终须都归还无谓多贪

犹疑在似即若离之间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似是浓却仍然很淡

天早灰蓝想告别

偏未晚

追光者

如果说 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 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说 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边失去着

如果说 你是夏夜的萤火 孩子们为你唱歌 那么我 是想要画你的手

你看我 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 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背后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却依然相信彩虹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却依然相信彩虹

倩女幽魂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 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人生是百美梦与热望 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

何从何去去觅我心中方向 风仿佛在梦中轻叹路和人茫茫

人间路快乐少年郎 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

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 一丝丝梦幻般风度雨路随人茫茫

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

望乡

夕阳河边走 举目望苍穹

缈缈炊烟飘来了思乡愁

多少回朝夕晨暮思念着你呦

淼淼河水是我流淌的泪

窗外明月光 映照我脸庞

欲知故乡亲人是否安康

捧一盏乡酒陪伴着你呦

无论我身在他乡与远方

给你我的喜与悲

不止为那山与水

分不清是梦与醒

忘不掉是你身影

穿过岁月春与秋

尝尽世间爱与愁

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归乡

运河的舟楫 南来北望

千折百回过长江

北固楼遥望 西津渡的过往

看不尽满眼风光

焦山烟雨 洒落幽幽江南

明月何时照我还

风涛千万里 金山水连天

却似江心一朵莲

南来的风 东去的水

浮云伴着游子归

西窗的雨 归来的你

醉在故乡斜月里

浣溪沙

谁道飘零不可怜 旧游时节好花天

谁道飘零不可怜 断肠人去自经年

一片晕红才着雨 几丝柔绿乍和烟

倩魂销尽夕阳前 当时只道是寻常

已惯天涯莫浪愁 寒云衰草渐成秋

已惯天涯莫浪愁 漫因睡起又登楼

伴我萧萧惟代马 笑人寂寂有牵牛

已惯天涯莫浪愁 劳人只合一生休

残雪凝辉冷画屏 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谁念西风独自凉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谁念西风独自凉 当时只道是寻常

一程山水一程歌

是我将愁耽成醉醒做睡 还是愁与我的心共已累

非我赋诗诗赋我 非我饮酒酒饮我

何时撷身竟已沾上苍苔冷

世上何物最易催少年老

半是心中积霜半是人影杳

非我离月月离我 非我思乡乡思我

归得昔日桥边红药不识人

究竟是我走过路 还是路正走着我

风过西窗客渡舟船无觅处

是我经过春与秋 还是春秋经过我

年年一川新草遥看却似旧

夜深孤灯照不悔

回首青江尽是泪

风情拍肩怕见明月减青辉

一程山水一程歌 一笛疏雨寒吹彻

梦在夜夜深深尽处轻轻和

牵手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因为誓言不敢听 因为承诺不敢信

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 去说服明天的命运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荷塘月色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

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

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

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

萤火虫点亮夜的星光

谁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

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

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

等你宛在水中央

蝴蝶泉边

我看到满片花儿的开放 隐隐约约有声歌唱

开出它最灿烂笑的模样 要比那日光还要亮

荡漾着清澄流水的泉啊 多么美丽的小小村庄

我看到淡淡飘动的云儿 印在花衣上

我唱着妈妈唱着的歌谣 牡丹儿绣在金匾上

我哼着爸爸哼过的曲调 绿绿的草原上牧牛羊

环绕着扇动银翅的蝶啊 追回那遥远古老时光

传诵着自由勇敢的鸟啊 一直不停唱

叶儿上轻轻跳动的水花 偶尔沾湿了我发梢

阳光下那么奇妙的小小人间 变模样

如果云知道

爱一旦结冰 一切都好平静

泪水它一旦流尽 只剩决心

放逐自己在黑夜的边境 任由黎明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想你的心 化成灰烬

真的有点累了 没什么力气

有太多太多回忆 哽住呼吸

爱你的心我无处投递 如果可以飞檐走壁找到你    爱的委屈不必澄清 只要你将我抱紧

如果云知道 想你的夜慢慢熬

每个思念过一秒 每次呼喊过一秒

只觉得生命不停燃烧

如果云知道 逃不开纠缠的牢

每当心痛过一秒 每回哭醒过一秒

只剩下心在乞讨 你不会知道

知否知否

一朝花开傍柳 寻香误觅亭侯

纵饮朝霞半日晖 风雨着不透

一任宫长骁瘦 台高冰泪难流

锦书送罢蓦回首 无余岁可偷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 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 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一絲不掛

分手時內疚的你一轉臉

為日後不想有甚麼牽連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天

誰料你見鬆綁了又願見面

誰當初想擺脫被圍繞左右

過後誰人被遙控於世界盡頭

勒到呼吸困難才知變扯線木偶

這根線其實說到底 誰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那時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這些年望你緊抱他出現

還憑何擔心再互相糾纏

給我找個伴侶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發展

全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絲牽引著拾荒之路

結在喉嚨內痕癢得似有還無

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侶要好才頑強病好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以為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一直不覺 綑綁我的未可扣緊承諾

滿頭青絲 想到白了仍懶得脫落

被你牽動思覺 最後誰願纏繞到天國

然後撕裂軀殼 欲斷難斷在 不甘心去捨割

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

無奈你我牽過手 沒繩索

岁月如歌

爱上了看见你如何不懂谦卑

去讲心中理想不会俗气

犹如看得见晨曦才能欢天喜地

抱着你我每次回来多少惊喜

也许一生太短陪着你

情感有若行李仍然沉重待我整理

再见了背向你眉头多少伤悲

也许不必再讲所有道理

何时放松我自己才能花天酒地

抱着你我说过如何一起高飞

这天只想带走还是你

如重温往日邮寄但会否疲倦了嬉戏

天气不似预期但要走总要飞

道别不可再等你不管有没有机

给我体贴入微但你手如明日便要远离

愿你可以留下共我曾愉快的忆记

当世事再没完美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地厚天高

地有多厚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天有多高

星星眨着眼月儿划问号,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

彩虹来架桥,时光在飞逝

生命知多少,风儿吹起朵朵浪花

太阳开口笑,哦哦只要你爱想爱问爱动脑

天地间奇妙的问题你全明了,哦只要你爱想爱问爱动脑

天地间奇妙的问题你全明了

不老的传说

流传在月夜那故事

当中的主角极漂亮

如神话活在这世上

为世间不朽的爱轻轻唱

若是你共情人 热切信有爱

永远真挚地 投入这个梦乡

合着两眼定能遇见那爱侣

给你讲出永不老那点真相

徘徊夜里时常亦听到歌颂

真爱总会是永远

谁人亦会 重拾逝去了的梦

在星辉闪闪午夜 飘于晚空

流传在月夜那故事

将星光深处亦照亮

如神话活在这世上

为你将不朽的爱轻轻唱

遇着故事内描述那对爱侣

永远不老地游在每个梦乡

日夜变换未能换却那季节

因那心中爱坚固永不转向

无人夜里 铉乐在远远歌颂

真爱总会是永远

人成熟了 仍然被暗暗牵动

伴星辉跟恋爱梦 深深抱拥

那女孩对我说

心很空 天很大 雲很重 我恨孤單 卻趕不走

捧著她的名字 她的喜怒哀樂 往前走 多久了

一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寶貝 久了之後 她變成了眼淚

淚一滴在左手 凝固成為寂寞 往回看 有什麼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保護她的夢

說這個世界 對她這樣的不多

她漸漸忘了我 但是她並不曉得

遍體鱗傷的我 一天也沒再愛過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是一個小偷

偷她的回憶 塞進我的腦海中

我不需要自由 只想揹著她的夢

一步步向前走 她給的永遠 不重

如果当时

为什么 你当时对我好 又为什么 现在变得冷淡了

我知道 爱要走难阻挠 反正不是我的 我也不该要

你和我 曾经有共同爱好 谁的耳边 总有绝句在萦绕

我们俩 用文言文对话真的很搞笑 还笑那曹操贪慕着小乔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爱走了 心走了 你说你要走了 我为你唱最后的古谣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半生雪

霜月落庭前 照谁一夜无眠 提笔惊扰烛火 回忆难写

看人间故事 都逃不过离别 数不完的阴晴换圆缺

半生风雪 吹不散花落时节的眼泪

唤不回 孤雁终要南飞

心事谁了解 唯有明月来相随

思念予我眉间又几分憔悴

半生风雪 吹不散岁月留下的眼泪

换不回 青丝已尽成灰

结局谁来写 写不完爱恨缠绵

徒我顾影自怜自叹又几遍

沧海一声笑

滄海一聲笑 滔滔兩岸潮

浮沉隨浪 只記今朝

蒼天笑 紛紛世上潮

誰負誰勝出 天知曉

江山笑 煙雨遙

濤浪淘盡紅塵俗世幾多嬌

清風笑 竟惹寂寥

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

蒼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最初的梦想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 才走得到远方

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 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 拥有隐形翅膀

把眼泪种在心上 会开出勇敢的花

可以在疲惫的时光 闭上眼睛闻到一种芬芳

就像好好睡了一夜直到天亮 又能边走着边哼着歌 用轻快的步伐

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

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

很高兴一路上 我们的默契那么长

穿过风又绕了弯 心还连着像往常一样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 最想要去的地方 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

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 实现了真的渴望 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

这世界那么多人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 人群里 敞着一扇门

我迷朦的眼睛里长存 初见你 蓝色清晨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 多幸运 我有个我们

这悠长命运中的晨昏 常让我 望远方出神

灰树叶飘转在池塘 看飞机轰的一声去远乡

光阴的长廊 脚步声叫嚷 灯一亮 无人的空荡

晚风中闪过 几帧从前啊 飞驰中旋转 已不见了吗

远光中走来 你一身晴朗 身旁那么多人 可世界不声 不响

笑声中浮过 几张旧模样 留在梦田里 永远不散场

暖光中醒来 好多话要讲 世界那么多人 可是它不声 不响

这世界有那么个人 活在我 飞扬的青春

在泪水里浸湿过的长吻 常让我 想啊想出神

梦醒时分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

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旅行的意义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 你看过了许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你品尝了夜的巴黎 你踏过下雪的北京 你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 说不出离开的原因

你累积了许多飞行 你用心挑选纪念品

你收集了地图上每一次的风和日丽

你拥抱热情的岛屿 你埋葬记忆的土耳其 你留恋电影里美丽的不真实的场景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分心 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你勉强说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 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勉强说出你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离开的原因

你离开我 就是旅行的意义

怎叹

唱一首水调歌头 那明月何时能有

我站在梧桐树下 期待你回眸

若今生牵你的手 又哪怕岁月悠悠

只盼那清风依旧 与你长相守

散不去只剩温柔 这秋风吹去离愁

只感叹浮生若梦 无人在身后

抬头看梨花翩翩 是谁在独自承受

怎奈何蓦然回首 你皱起眉头

怎叹呐山有木兮那木有枝 心悦君兮啊君不知

可是前世与你错过太多事 怎叹呐秋有月兮那月有诗

也不及与你相守时 梦里与你山水再相识

原來你也在這裡

請允許我塵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過去

滿身風雨我從海上來 才隱居在這沙漠裡

該隱瞞的事總清晰 千言萬語只能無語

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 喔 原來你也在這裡

啊 那一個人 是不是只存在夢境裡

為什麼我用盡全身力氣 卻換來半生回憶

若不是你渴望眼睛 若不是我救贖心情

在千山萬水人海相遇 喔 原來你也在這裡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

我要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那个那个啊

你要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那个那个啊

月亮弯弯 绵绵绵绵缠缠 果汁分你一半 爱相互分担

长路漫漫磕磕磕磕绊绊 果汁分你一半 爱相互扶搀

今晚多么美满 约会相当浪漫 我果汁分你一半

我结账你买单谁跟谁别细算 我果汁分你一半

偶尔我也会烦 脸色说翻就翻 我果汁分你一半

就算怎么艰难也要保持乐观 我果汁分你一半

当习惯成自然 一个眼神交换 我果汁分你一半

我吃饭你刷碗 不是我要偷懒 我果汁分你一半

偶尔你也会乱 发脾气不敢管 我果汁分你一半

向前向后攻占 粘我阴魂不散 我果汁分你一半

月光

哦 月光洒在每个人心上 让回家的路 有方向

哦 离开太久的故乡 和老去的爹娘

哦 迎着月色散落的光芒 把古老的歌谣 轻轻唱

哦 无论走到任何的地方 都别忘了故乡

是什么力量 让我们坚强

是什么离去 让我们悲伤

是什么付出 让我们坦荡

是什么结束 让我们成长

是什么誓言 让我们幻想

是什么距离 让我们守望

是什么欲望 让我们疯狂

是什么风雨 让我们流浪

哦 月亮高高挂在了天上 为回家的人 照着亮

哦 离开太久的故乡 快快回去见爹娘

大鱼

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 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 凝望你沉睡的轮廓

看海天一色 听风起雨落 执子手吹散苍茫茫烟波

大鱼的翅膀 已经太辽阔 我松开时间的绳索

怕你飞远去 怕你离我而去 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每一滴泪水 都向你流淌去 倒流进天空的海底

看你飞远去 看你离我而去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

每一滴泪水 都向你流淌去 倒流回最初的相遇

相思

红豆生南国 是很遥远的事情

相思算什么 早无人在意

醉卧不夜城 处处霓虹

酒杯中好一片滥滥风情

最肯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 还怕人看清

春又来看红豆开 竟不见有情人去采

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情人

盼望你没有为我又再渡暗中淌泪

我不想留底 你的心空虚

盼望你别再让我象背负太深的罪

我的心如水 你不必痴醉

盼望我别去后会共你在远方相聚

每一天望海 每一天相对

盼望你现已没有让我别去的恐惧

我即使离开 你的天空里

哦 你可知谁甘心归去 你与我之间有谁

是缘是情是童真 还是意外

有泪有罪有付出 还有忍耐

是人是墙是寒冬 藏在眼内

有日有夜有幻想 没法等待

多少春秋风雨改 多少崎岖不变爱 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

Tags:

Categories:

Updated: